光伏产业财务困境案例分析

论文作者:匿名 论文来源:www.bgsywzz.cn 发布时间:2020/4/27

  摘要:自2016年12月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发布后,国家对于清洁能源行业越来越重视,加大扶持力度的同时制定了更详细更高的目标规划。光伏发电是近年来崛起的隶属清洁能源的产业,2010年以前在我国蓬勃发展。但2011年欧美市场的反倾销、反补贴政策的实施,产能过剩问题,企业盈利能力下降等情况使部分光伏企业遭遇财务困境,这也为其他清洁能源企业敲响了警钟。


  关键词:清洁能源行业;光伏产业;财务困境


  中图分类号:F275;F426文献识别码:A文章编号:2096-3157(2020)06-0144-02


  一、光伏行业背景


  2011年德国SolarWorld美国分公司牵头并联合其他6家美国光伏企业,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诉,要求联邦政府对进口的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反倾销、反补贴,同时征收超过10亿美元的关税。上诉企业声称,中国光伏企业向美国市场非法以低价倾销多晶硅光伏电池,中国政府向国内的光伏企业提供包括供应链补贴、设置贸易壁垒等非法补贴。


  美国反倾销调查终裁认定中国输美光伏产品倾销,确定对进口中国光伏产品征收14.78%~15.97%的反补贴税和18.32%~249.96%的反倾销税,所涉及的征税对象包括中国产晶体硅光伏电池、电池板、层压板、面板及建筑一体化材料等。该案的主要被告尚德电力被判定倾销幅度为31.73%,接受补贴为14.78%。美国商务部于2012年12月7日发布命令,即日起开始向中国进口太阳能电池征收关税,该关税将至少征收5年。


  二、企业背景


  1.无锡尚德


  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尚德”或“尚德”)是施正荣于2001年在无锡市注册登记的太阳能制造企业,专门从事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片及组件的研发与生产。


  无锡尚德于2005年10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标志着尚德战略升级,走向国际化的舞台。2006年至2009年,尚德收购日本最大光伏制造商之一的MSK公司,不断自主研发提升优化产能,联合美国保险商实验室共建光伏组件实验室,可谓是发展迅猛。


  但好景不长,自2011年后尚德的资产负债结构失调,负债总额达35.8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明显超过一个稳健公司应有的数值,高达81.8%。尚德市值仅有上市之初的3%,从49.22亿美元跌至1.49亿美元。据统计,截至2013年2月底,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等在内的9家债权银行对无锡尚德的本外币授信余额折合人民币已达到71亿元。2013年3月18日,无锡尚德的债权银行联合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申请。经法院审查,鉴于债务方无锡尚德无法归还到期债务,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破产法》相关规定,于20日正式裁定对无锡尚德实施破产重整。


  2.赛维LDK


  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维LDK”或“赛维”)于2005年7月在江西新余注册成立,是全球领先的垂直一体化光伏产品生产商。


  赛维LDK于2007年6月1日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融资达4.86亿美元,成为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是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公开发行股票,成为继尚德之后的中国太阳能产业的新巨头。2008年~2013年赛维LDK不断发展壮大,实现销售收入破200亿元,成为最年轻的中国500强企业。公司坚持自主研发,销售量不断突破,产能不断提高,全球市场份额占1/5,成为当时盈利能力最强的光伏企业。


  与尚德境况相同,赛维同样没能逃过光伏产业的寒冬。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11月17日已受理新余市城东建设投资总公司及国家电网江西省电力公司赣西供电分公司要求赛维LDK位于我国旗下四家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并向其支付到期借款、代垫工程款总计281581,675元,以及到期应付电费53473487元的申请。而其2014年刚对海外债务重组成功,接连的国内债务重整也使赛维备受打击。


  三、戰略分析


  无锡尚德实施多元化经营战略,这是造成企业财务困境的重要原因。尚德的主营领域是多晶硅,但2001年公司在主营领域技术不纯熟竞争力不佳的情况下,为扩大商业版图坚持在薄膜电池领域投入巨额资金。纪晶华等(2012)认为多种产品的同时运作分散了公司的资源,增多了资金流出端,致使研发成本激增给企业财务造成压力。与此同时,企业的多晶硅研发之路受阻,无法发挥该领域的优势,造成企业无论是在核心领域还是新领域都无法有所建树。最后,尚德将薄膜电池项目改为晶硅电池工厂,但这并不足以弥补之前企业战略选择所带来的伤害。多元化经营战略有助于企业提升综合实力,加大规模优势,降低产品单一的风险,给企业带来利益,但其亦能使企业陷入多元化的陷阱。因此,当企业不具备资金条件以及核心竞争力时,不建议坚持多元化经营的快速扩张型财务战略(张亚平,2015)。


  继无锡尚德之后,赛维也坚持扩张型战略决策。2005年赛维通过信托公司融资、财政支持以及城市结余三部分筹款2亿元人民币,在江西省新余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将太阳能光伏项目落户新余。在政府的资金支持下,赛维迅猛扩张,2007年产能达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主营业务收入为40.8亿元。2009年赛维想成为全球最大硅料制造商的野心势不可挡,力争在新余市建造年产1.5万吨的世界单体最大的硅料项目。该项目邀请世界500强的美国承建商采用全球最先进的技术耗资120亿元建造。2009年硅料价格遭遇大幅度下降,每公斤售40美元,仅是上一年价格的1/10。在市场价格还有可能继续下降的情况下,赛维的对手常州天合果断选择减产1万吨来应对低价风波,但赛维却一意孤行。随后欧美市场的“双反”让已经产能过剩的赛维情况越来越严重,财务表现也是一路下滑。2011年赛维签订对赌协议融资2.4亿元严重破坏企业的资产负债结构,赛维依靠负债和融资进行的扩张给企业带来巨大财务压力。


  四、财务分析


  无锡尚德2007年~2011年的营业收入呈递增趋势且浮动偏大。截至其经营活动前两年,该企业的总营业收入至少达到1921841万元。但无锡尚德2011年营业利润从172058万元骤降为-39948万元,净利润也从156892万元降至-641810万元。所以,无锡尚德增涨的营业收入并不能表现其利好趋势,相反从盈利角度能分析出其令人堪忧的境况。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的前一年净利润出现大额负数。赛维LDK经营过程中最近四年都出现负利润的情况,且亏损的数值越来越大直至2011年达-163299万元。


  除了营业收入不断下降以外,高负债是造成企业财务困境的另一重要原因。两家企业都呈现负债递增的趋势。无锡尚德从2007年至2011年这5年来负债从767784万元增至2258558万元,增长了近2倍。赛维LDK的总负债一直居高不下,维持在一个很高的状态,除2010年以外的其余4年都在3000000万元以上。但2014年的赛维LDK总资产仅为18,08142万元,是2010年总资产3637291万元的一半,2010年~2014年不断减少的总资产让赛维雪上加霜。无锡尚德和赛维LDK直接从资产和负债的结构分析便能察觉其存在的财务困境。


  五、光伏产业财务困境成因分析


  1.欧美市场“双反”打击


  中国光伏产品在遭遇美国实施的“双反”打击前,出口产品中有近六成是针对欧盟,剩下的约有三成多是输出到北美市场。“双反”的出现加大了税负,增加了出口产品的成本,降低了利润,使清洁能源企业出口销售之路被阻断。


  2.高负债给企业带来不利影响


  章之旺(2005)[3]认为居高不下负债比率和高额负债总金额正向各方拉响财务预警的警报。首先,高负债会影响企业资金周转,使各项债务不能及时归还,致使债务风险传递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发生,企业不能正常经营。其次,企业高负债风险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更容易向银行传递,最直接的表现是不良资产激增。另外,企业的债务负担会直接影响企业的融资能力。当前清洁能源企业较低的利润率会使企业信用风险上升,从而会逐渐提升融资成本,企业利润率被再度压低,随之形成恶性循环。


  六、解决光伏产业财务困境的建议


  1.积极应对“双反”打击


  在遭遇“双反”的外部冲击时,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自身都应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应对国外对我国光伏产业的考验。探究“双反”产生的深层原因以及如何化解“双反”,本文提出以下六条建议。第一,加大政策扶持,引导光伏产业发展。第二,加强技术研发,提升产品核心竞争力。第三,开拓国内市场和海外新兴市场。第四,控制产量,改变产能过剩的局面。第五,海外设厂,巩固欧美市场。第六,积极应诉贸易保护,争取有利结果。


  2.调整资产负债结构


  资产负债率较高的企业具有一定的风险,企业应采取措施调整企业的资产负债结构。第一,企业应建立并加强财务预算机制,規划企业流入和流出资金的多少,对各个项目的资金进行严格把控,从而保证资金用到实处减少不必要的浪费。第二,银行、财政等部门应配合企业完善清产核资工作,通过有效的盘查确保掌握企业的资产负债结构和资金状况,做到多方监督提醒保障企业合理的资产结构。第三,企业应保有充足的资金,这样无论是进行企业扩张还是进行正常的企业活动,都不至造成企业财务困境。


  七、结论


  针对案例企业所反映的情况,本文建议如下:第一,面对行业的“双反”打击时不能坐以待毙,要积极采取行动应诉,同时调整自己的战略决策。第二,企业应及时关注企业的资产负债结构,保障企业正常的资金周转。第三,扩张的规模和速度不应影响企业的正常经营,提高盈利能力是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参考文献:


  [1]纪晶华,冯思瑶.上市公司财务困境成因及解决路径分析[J].财会通讯,2012,(32):133~134.


  [2]张亚平,李静华.中美企业财务困境成因与动态特征比较与借鉴[J].财会通讯,2015,(10):118~120.


  [3]章之旺,吴世农.经济困境、财务困境与公司业绩——基于A股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财经研究,2005,(5):112~122.


更多 请来文韵期刊网阅读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一对一客服指导


在线咨询(每天长时间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