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的法律问题研究

论文作者:匿名 论文来源:http://www.bgsywzz.cn/ 发布时间:2020/08/18

  摘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自由贸易港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如今自由贸易港建设是我国改革开放征程中新的战略部署,标志着我国改革开放进入新的历史时期。本文创新指出我国自由贸易港的发展方向,以当地优势资源为把手,联合“一带一路”创新发展,挖掘国内国际市场需求,在社会主义法系的大环境下开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


  一、引言


  2018年4月13日,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宣布,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建设自由贸易港是党中央作出的又一重大战略部署,虽然当前世界有部分地区、部分国家企图掀起逆全球化浪潮。但我国仍然坚持顺应历史发展潮流,坚持客观发展规律,进一步深化改革,以更加开放包容的心态应对和迎接经济全球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自由贸易港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而对我国来说,贸易自由港的建设是我国改革开放进入新的阶段和历史时期,是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新征程。


  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发展方向探究及法律问题


  根据以往自由贸易港建设的经验,发达国家往往采用“先立法、后设区”的做法;发展中国家或地区立法和设区顺序虽不完全相同,但是都制定了自由贸易园(港)区的专门法律,明确规定自由贸易园(港)区的区域性质、法律地位和监管模式。同时世界各地的自由贸易港因其所处的区域范围不同,立法模式也不尽相同。像香港这样的全区域都位于自由贸易港,法律制度既服务于整个香港社会,又服务于自由贸易港。作为世贸组织成员,中国香港的整体关税水平是比较低的,除了烟、酒少数几类商品征收关税外,绝大多数商品在香港都是免税进口的。因此,香港不需要制定专门适用于自由贸易港的法律。另一类像阿联酋迪拜这样的自由贸易港是从这个国家辟出的一块面积达110公顷的特殊经济区,为此,阿联酋专门修改其宪法,允许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实施独立的普通法系司法体制。颁布的法律和法院使用的工作语言都是英语。阿联酋还与众多国家签订避免双重征收协议,以确保外商投资企业在自由贸易港获得的利益。


  1、“一带一路”建设与自由贸易港融合发展、联动创新


  自由贸易港建设与“一带一路”倡议虽然具有不同的法律属性,但其均是为适应世界政治经济的新变化和新格局,调整转变国内经济结构,打破欧美对中国的经济封锁和政治孤立[1],由党中央科学决策,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智慧的宏伟构想,它们之间存在内在的共性与联系[2]。“一带一路”倡导的“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货物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发展理念与自由贸易港的内涵是相契合的:政策沟通对应管理规范化、道路联通对应交通便捷化、贸易畅通对应交易市场化、货币流通对应金融国际化、民心相通对应理念趋同化。


  自由贸易港建设与“一带一路”倡议在功能价值上也存在着承上启下的关联性。“一带一路”面对的是不同区域的经贸规则和法律制度,自由贸易港要构建的是最自由的贸易投资规则和最便捷的市场准入制度。用最高标准去适应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经贸规则。通过自由贸易港的实践,中国可以与沿线国家签订不同类型的双边或区域性协定。此外,“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的推进需要沿线一些贸易核心区域作为地域节点和战略支撑。自由贸易港位于我国的交通枢纽,通过构筑发达的交通网络,不断深化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加之自身宽松便利的市场管理模式,这无疑是最佳的战略切点,可以打造以“一带一路”为载体的自由贸易区网络。


  2、按需发展和精细分工


  新加坡作为全球最成功的自由贸易港之一,其唯一的空港“樟宜机场货运终端综合体”可以成为未来上海、海南等自由贸易港效仿的样板。它位于樟宜机场自由贸易区内,是8个自由贸易区中最年轻的,成立于2010年,旨在成为亚洲艺术品收藏中心和全球财富管理中心。樟宜机场货运终端综合体属于“境内关外”,进出的黄金、艺术品等私人贵重物品无须缴纳关税,但是海关有权随时进入进行检查[3]。上海自贸区在总体方案第一稿中曾含有建立艺术品存储中心的内容,后因种种原因未能获批。这个设想可以在自由贸易港实现。海南自由贸易港今后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旅游,类似新加坡樟宜机场货运终端综合体这样“无中生有”的项目应该是着力培育的对象。


  同时我们更要明确的是,对新加披自由贸易港的借鉴不仅仅停留在其类型上的模仿,更有深入学习其独有的发展路径。充分挖掘地区自身的优势强项,不断探求国家需求和世界贸易需求,从而创新发展出本国本地区独有的自由贸易港的功能种类。使在国际经济处于不可替代的作用,更能有效促进本国经济增长。


  世界上虽然有众多自由贸易港,但是成功的自由贸易港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定位准确、法制完备。自由贸易港没有固定模式,法制建设围绕每个自由贸易港量身定做,进而带动周边地区乃至整个国家的法治水平。因此我国自由贸易港建设应该按照以下思路推进:按需设立、科学定位、突出特色、依法管理,以对标国际最高水准为目标,建设富有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


  3、探索发展社会主义法系的自由贸易港建设


  纵观世界上几个主要金融中心,无论是纽约还是伦敦,乃至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位于普通法系法域,这不是偶然的。普通法系的判例法渊源和法官造法的特点能够很好地服务于金融法制的创新。金融是整个经济领域最活跃的部门,在法律制度供给不足的情况下,普通法系的法官能够根据自己的理解诠释新出现的问题[4]。相比之下,成文法系立法的滞后和法官恪守法條解释的传统很难适应金融市场瞬息万变的发展速度。尽管我国的司法体系并不完全属于大陆法系,但是我国法院解释法律适用的权力还是有限的,加上我国金融领域的立法还有很多空白,我国的司法体制还不能很好地服务于金融领域的发展。


  基于上述现实,上海自由贸易港建成后,即使取消大部分进口关税和降低市场准入门槛,贸易、投资、航运领域在短期内无法有太多的期待,因为大陆建设的自由贸易港不可能像香港那样拥有独立的金融体制和自行发行货币,金融领域还会有许多限制。因此如何在社会主义法系之下探索真正适应有效的自由贸易港法是发展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重要思路之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