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理念七十年的创新与展望

论文作者:匿名 论文来源:https://www.bgsywzz.cn/ 发布时间:2021/02/25

  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理念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专业人才观、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普通劳动者”人才观、改革开放探索深化期的“四有”人才与全面发展人才观、综合改革期的创新人才观这四个发展阶段。人才培养理念的创新取得了丰硕成果,引入专业教育理念,有效促进了社会主义建设中各行业专门人才的培养;倡导文化素质教育理念,促进了人文教育和科学教育的平衡;引入通识教育理念,促进了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均衡;倡导创新创业教育理念,促进了双创教育与专业教育的融合。展望未来,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要确立立德树人理念,实现人才的德才兼备与全面发展;确立终身教育理念,提高人才终身向学的能力;确立内涵式发展理念,提高人才综合素养与培养质量;确立可持续发展理念,努力实现人才培养的持续发展。


  关键词:建国70年;人才培养理念;创新与展望;高等教育


  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需求的驱动下,我国教育领域的改革蓬勃兴起,教育体制的改革、教育观念的更新等都使我国高等教育在其时代背景下充满活力、焕然一新。尤其是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取得巨大成就,逐步由人才大国迈向人才强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模式不断变革与深入发展,人才培养理念不断创新。回顾这70年的历程,既是总结过去,更是谋划未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理念的发展历程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宏观背景下,依据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对人才培养体制的影响力,可将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理念的发展历程分为四个阶段:新中国成立后的初步探索期(1949—1965年)、文化大革命时期(1966—1976年)、改革开放后的探索深化期(1977—2010年)和综合改革期(2010年至今)。


  (一)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专业人才观(1949—1965年)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教育工作为能满足计划经济体制下经济建设急需专门人才的需要,1952年我国高等教育“以苏为师”,学习前苏联的专业教育大学体制的模式,在全国高校开始统一计划下的大规模院系调整。这次调整的主要方针是通过分别集中或独立国家建设所迫切需要的系科专业,把原有不能适应培养国家建设需要的系科庞杂的旧制大学基本取消,建立与发展专门学院和专科学校,从而能够重点培养国家工业建设所需的师资和干部。通过调整综合性大学,从而逐步改造成培养目标明确的新制大学,使新制大学或学院在师资、设备上能更好地发挥潜力,培养出适合国家建设需要的人才。所以设置高等学校的不同专业是依据当时社会生产生活不同领域的实际需要,而每个专业的培养目标和课程设置内容都具体根据国家需要进行设定,是当时我国高等教育的基本指导思想。自此,我国高等教育开始了前苏联式的专才教育的模式。


  随后,中共中央1961年颁发的《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草案)》指出,“高等学校的基本任务是教育要能够培养为社会主义建设所需要的各种专门人才。”“人才培养的目标是要掌握本专业所需要的基础理论、专业知识与实际技能,要了解本专业范围内科学的新发展,具有健全的体魄。高等学校应以教学为主,努力提高教学质量。”因此,这一时期的人才培养主要是以培养国家急需的专业人才为主,通过院系调整,能够有效发展工科和师范专业,有效满足了新中国建国后急需发展工业的需求。


  (二)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普通劳动者”人才观(1966—1976年)


  在文化大革命十年期间,我国高等教育改变了建国初期确立的人才培养目标,以政治教育替代科技文化教育。高校本科教育的培养目标不再是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所需要的各种专门人才,而是培养能够满足国家特殊政治意义需要的“普通劳动者”。


  从1966年开始,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改革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决定“高校招生从今年起取消入学考试,采用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办法进行招生。”之后,绝大部分高校的干部和教师被送到干校劳动与学习,知识青年开始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到1970年,我国教育从培养劳动者的目标出发,开始制定实施“领导批准、群众推荐和学校复审相结合的办法”来招收符合条件的工农兵学员上大学,并且缩短大学学制等,一直到1976年结束。因此,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国人才培养目标受到政治教育的影响,人才培养质量出现严重下降。[1]


  (三)改革开放探索深化期的“四有”人才与全面发展人才观(1977—2010年)


  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国高等教育重新迎来了阳光明媚的春天,并随之回归其教育本性。1977年,一度中止了的全国高校招生统一考试制度终于恢复,教育部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中要求“高校招生可以招收符合条件的工人、农民、知识青年等,招生办法是自愿报名,参加统一考试,最后择优录取。”1978年,教育部颁布了重新修订的“高校六十条”,提出高校要努力培养各种“专门人才”。到1980年代初,中央提出培养“四有人才”(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有纪律)与实现“三个面向”(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教育思想指明了改革开放初期教育发展的重要方向。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教育体制改革根本目的是多出人才、出好人才……高校担负着培养高级专门人才和发展科学技术文化的重大任务。”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对“提高民族素质,多出人才,出好人才是教育改革的根本目的”进行再次强调,从而体现出高等教育适应现代化建设进行全方位改革的时代需求。


  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我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也在不断深化与发展。1995年国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1998年又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都明确提出“培养德、智、体等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是高等教育的目标。”从而使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以国家教育根本大法的形式进行确立。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提出的目标是“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培养适应二十一世纪现代化建设需要的社会主义新人。”因此,为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奠定人才基础,我国开始深化教育改革,优化教育结构,全面推进素质教育。


  (四)综合改革期的创新人才观(2010年至今)


  为了使教育更加符合社会经济与时代发展的要求,201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纲要(2010-2020年)》提出“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改革的目标是努力培养造就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专门人才和拔尖创新人才。”同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也提出“我国人才发展的指导方针是服务发展、人才优先、高端引领、以用为本、创新机制、整体开发。”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从此,我国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对教育改革和人才培养目标提出了新的要求。


  党的十八大以后,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全面深化,改革主体框架已经初步建立,但是面对国内外的新形势,针对当前教育领域存在的问题,2016年中共中央颁布了《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内容强调“要加快建设人才强国,最大限度激发人才创新创造创业活力。”并从推进人才管理体制改革、改进人才培养支持机制、强化人才创新创业激励机制、建立人才优先发展保障机制等方面作出了全面指导。为了进一步加强人才强国战略,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提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是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改革的目标,要健全促进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体制机制与创新人才培养机制。”因此,我国通过深化教育体制改革与创新人才发展机制,充分营造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良好环境,努力培养大量高素质劳动者、技术技能人才与创新创业人才,这也成为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当务之急。


  二、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理念的主要创新


  建国70年来,随着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理念取得了历史性的重大成就,并在不同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的创新。


  (一)引入专业教育理念,促进社会主义建设中各行业专门人才的培养


  “专业教育”形成于20世纪50年代,是一种与计划经济体制高度契合的教育活动形式。它是国家根据专业门类的细致划分为学生提供不同学科与特定领域的专门知识和技能的教育活动,目的是使学生能够成为特定领域的高级专门人才。时任教育部副部长曾昭抡提出“专业是按照苏联的教育制度进行专门人才培养的方式,我国要以专业为基础建立高等学校的教学设施,根据国家建设需要来确定专业的设置,并进行有计划的招生……要建立新的制度,就需要彻底改革目前不合理的旧制度,确立专业设置在改革当中的重要地位。”[2]因此,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高等教育逐渐形成了“国家集中计划,政府直接管理”的高度集中统一的办学体制。对于高校专业教育的人才培养模式,华中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姚启和认为高校专业的设置、变更和取消,学科体系与课程的重大改变,都需要教育部批准,学校必须要按照统一的专业目录,统一的教学方案与教学计划,选用相同的专业教材来组织教育教学与人才培养工作,国家实现统一招生和进行毕业生分配。[3]厦门大学副校长潘懋元认为高等学校在院系之下分设专业,体现了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客观规律,是社会主义高等教育优越性的表现。[4]


  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我国高校是按照不同的系科进行划分,没有专业设置。我国引入专业教育理念,开始于1952年教育部对全国高校的院系调整,是从前苏联的大学专业设置借鉴而来。理念就是按照高等教育国有体制,进行高度分工与集权管理,将当时我国的高等教育体制改造为“苏联模式”。在院系调整中,对高等教育系统中专业学院和专业教育的地位大力加强,为国家培养急需的专门人才。设置“专业”作为高校工作的基本组织单位,有步骤地确定每个高校所设的“专业”,目的是解决我国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各行各业专门人才短缺问题,集中力量培养国家建设需要的专才,从而使我国高等院校的专业教育重心放在与经济建设直接相关的专业上,对工程和科学技术教育尤为重视。


  (二)倡导文化素质教育理念,促进人文教育和科学教育的平衡


  改革开放后,我国一些学者特别是大学校长面对我国高等教育片面强调专业知识教育,专业面窄、重理轻文等弊端,通过理论与社会实践不断提出与探讨文化素质教育,以期不断纠正专业教育所存在的问题。正如原教育部副部长周远清认为文化素质教育是想通过这项改革,来探索高等教育的思想观念和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5]文化素质教育由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杨叔子较早提出,他认为,强调素质教育就是在高等教育中不仅要加强大学生人文教育,还要重视大学生的能力素质的协调发展,专业教育要包含文化素质教育的内容。文化素质、思想道德素质、身心素质、业务素质共同组成文化素质教育。[6]北京大学副校长王义遒认为,关注科学精神的教育,本身也属于人文教育的一部分,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完美融合就是文化素质教育。[7]西北大学校长张岂之认为,我国教育长期重视专业教育,而忽视人文精神,现在提倡的文化素质教育就是要大力加强人文精神的教育。[8]教育部于1994年、1998年分别提出“三注”“三提高”的要求后,对于文化素质教育内涵的拓展,学者们更加开始关注。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钟秉林提出,开展文化素质教育的关键,需要不断提高教师的文化素养。[9]


  1994年我国文化素质教育开始全面展开,1995年原国家教委在华中理工大学召开了“高等学校加强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试点院校第一次工作会议”,从国家层面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文化素质教育,会上提出“要加强文化素质教育,提高高等教育质量”,从而拉开了我国文化素质教育的序幕。1998年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加强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的若干意见》,并在清华大学成立了教育部高校文化素质教育指导委员会,目的是推动高校文化素质的建设,促进高校文化素质人才的培养。教育部于1999年在全国建立了32个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举办了一系列文化素质教育专题会等。2000年教育部发布《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教育部还决定从2001年开始每年举办全国大学生“五月的鲜花”文艺演出活动。2006年教育部增设了由104所高校共同建设的61个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文化素质教育的实践探索最早开始于华中科技大学。20世纪70年代末,校长杨叔子在学校率先创办文科等专业内容,后又创办了文学院,对全校学生开设多门人文科学的选修课,并举办了一系列人文讲座等,为我国文化素质教育的实施提供了经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较早开设了内容涵盖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文化素质教育课程。复旦大学构建了文化素质教育课程体系,以专业课程为中心向相关的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学科进行扩展。南京大学重点进行了文化素质教育精品课程的建设,对全校学生进行文化素质教育。


  (三)引入通识教育理念,促进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均衡


  20世纪90年代,为纠正高等教育过度专业化的人才培养模式,过分强调知识分科和专业教育,我国重点高校逐渐引入了通识教育。我国较早在国内研究通识教育的是陈卫平与刘梅龄,他们于1987年发表了“香港中文大学的通识教育及启示”的文章。[10]后来学者们对通识教育的研究逐渐增多,主要对通识教育的概念和内涵、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关系等内容进行讨论。庞海芍、陈向明等认为通识教育是一种教育理念,是从理念、课程、制度等层面进行的一种人才培养模式,通识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健全之人。[11][12]李曼丽和汪永铨认为通识教育是一种广泛的教育,是具有非专业与非功利性的学习基本知识和技能的教育。[13]而潘懋元认为现代化人才,即要作为专才,掌握专业文化知识;还要成为通才,能够把各科知识融会贯通。[14]


  1995年教育部从政策到实践开始积极推行文化素质教育,从而为我国高校推行通识教育奠定了良好基础。从21世纪初期,国内一批重点大学开启了通识教育的积极探索。南京大学在1998年组建基础学科教育学院,2006年更名为匡亚明学院。按文、理两个大类招生,学生优先选择通识教育课和学科大类平台课。清华大学在2002年提出实施通识教育基础上的宽口径专业教育,2014年建立新雅书院,积极探索“通识教育+养成教育”的综合教育改革。武汉大学从2002年起开始在部分学院试行按大类招生,设立弘毅学堂和通识教育中心等,采取“打通”和“分段”方式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培养。复旦大学在2005年成立“复旦学院”,构建了六大模块的通识教育核心课程体系,共计建设核心课程近180门,对本科生实施通识教育。厦门大学在2013年成立通识教育中心,面向全校本科生进行通识教育。


  (四)倡导创新创业教育理念,促进双创教育与专业教育的融合


  创新创业教育是一种新的教学理念与模式,能够满足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2007年,雷家骕较早提出创新创业教育的理念,他认为创新教育与创业教育都旨在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我国目前更需要将两者作为一个整体,加快发展创新创业教育。[15]而刘宝存从国际比较的观点认为国外只提出了创业教育的概念,我国则提出了创新创业教育的概念,是将创新教育与创业教育相互进行融合。[16]当创新创业概念正式提出后,许多专家学者对其理念、价值取向、实施路径等进行了分析。李家华、卢旭东认为创新人才的培养是高校创新创业教育的主要特色。[17]青岛大学党委书记胡金焱提出只有制定创新创业教育与专业教育相融合的人才培养方案,在通识课程、专业课程、实习实践各个环节当中融入创新创业教育,才能使创新创业精神完全融入课程教学。[18]而黄兆信认为创新创业教育必须要与专业教育有机融合,充分构建分层分类的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新体系。[19]


  创新创业教育作为一个新概念正式确立于2010年。2010年教育部发布《关于大力推进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和大学生自主创业工作的意见》,这是推进创新创业教育的第一个全局性文件,文件提出“创新创业教育要面向全体学生,有效纳入专业教育和文化素质教育教学计划和学分体系。”从而明确提出了创新创业教育的概念。同年教育部副部长陈希提出“创新创业教育的核心是培养大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创业能力。”[20]这是官方首次对创新创业教育内涵进行具体的阐述,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从2014年开始,李克强总理在公开场合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后,我国的创新创业教育政策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2015年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要以创新人才培养机制为重点,2015年起全面深化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高校作为创新创业教育的主体作用日渐突出。2017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强化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入发展的意见》提出“进一步拓展创新创业的覆盖广度,充分发挥大企业、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的领军作用。”从而把创新创业教育的重要作用进一步凸显。


  国内高校创新创业教育形成于20世纪末,起初主要是以创业教育为主。1998年,清华大学成功举办首届创业计划大赛,从而将创业竞赛首次引入我国。随后,教育部2002年正式启动创业教育,开展了创业教育的试点工作,试点院校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等9所院校。从此,我国许多高校开始在创新创业教育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与实践。比如,武汉大学在2001年率先提出“创新、创造、创业”的“三创”教育理念。多年来,逐步建立了多层次、立体化的创新创业教育教学体系。清华大学通过课程设计与平台建设共同推动创新创业人才培养,为创新创业学生制定了全新的课程培养方案,进行跨学科的专业选修,并设计了专业学位课程,还形成“创新-创意-创业”的三创平台,分别是创客空间、i.Center与X-Lab。


  三、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理念的未来展望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为实施人才强国战略,加快教育现代化,对我国的高等教育人才培养体制和理念提出了新的要求。未来要更加注重以德为先,更加注重全面发展,更加注重终身学习,更加注重内涵式发展,更加注重可持续发展。


  (一)确立立德树人理念,实现人才的德才兼备与全面发展


  放眼全球,高等教育改革方兴未艾,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教育价值观念的引领,这是世界教育发展趋势中非常重要的核心内容。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的报告,提出“教育应当以人文主义为基础,要远离功利主义和经济主义,更多地把价值观、公民美德和正义感纳入进来。”各国都在通过“人文教育”等德育教育的方式,着力培养有责任感的合格社会公民。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不断推进教育公平。”《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又重点强调“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就是要广泛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厚植爱国主义情怀,不断加强品德修养,努力提高学生思想水平、道德品质与文化素养。”因此,立德树人作为新时代高等教育的立身之本,是我国高水平人才培养体系建设的根本目标。


  对于我国高等教育来说,落实立德树人的理念要求,实现人才的全面发展,需要注重以下三个方面:(1)高校要坚持用“以文化人、以德育人”的理念引领和带动大学生人格全面发展。要充分发挥文化的育人、化人功能,突出在人格塑造过程中的主观能动作用,把文化育人与促进人的自由发展、个性才华充分展示紧密进行结合,通过特定文化的滋养和熏陶,不断达到自我的人格完善与发展。(2)高校人才培养的目标是要塑造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在人才培养上更加突出人格魅力与思想品德的塑造,具备国际视野与中国实践的结合,人格塑造与能力、素质的结合,培养出具备良好品德与较强综合素质的高端人才。(3)高校要构建全新的育人模式,把以前注重“教”走向现在注重“育”。高校要将最优质的资源配置给学生,让学生都能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将教育的成果真正能够落实到人才素质的全面提升上来。高校还要大力加强教师队伍建设,不断加强教师专业素养与人格素养的协同发展,使广大教师做到立己德与树人德相互兼顾。


  (二)确立终身教育理念,提高人才终身向学的能力


  终身教育是在人类社会向知识型社会结构转变的大背景下产生的一种新型教育理念。在知识经济时代,传统的学校教育已不能满足现代人对知识和技能的追求,教育观念与理论必须进行改革创新,在这种情况下,终身教育应运而生。终身教育理念认为教育应该贯穿于人的生命始终,打破了“人一生中仅限于青少年时期的正规学校教育”的传统观念,能够通过全时空覆盖的教育活动,不断促进个体多方面的人格完善和终身发展。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教育2030行动框架》,提出了“未来教育总体目标是以确保全纳、公平、有质量的教育,增进全民终身学习的机会。”对我国高等教育而言,终身教育的概念首次在中央文件正式被提出是1993年颁发的《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文件指出“成人教育是传统学校教育向终身教育发展的新型教育制度。”2019年发布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要构建服务全民的终身学习体系,建立全民终身学习的制度环境、跨部门跨行业的工作机制、专业化支持体系。”因此,我国终身教育逐渐由理念或思想转入到体系的构建,以及实践运用到各个层面中。


  从终身学习的价值取向来看,为推进我国终身教育,需要在以下三个方面进行推进:(1)加强终身教育实体建设,不断重组教育资源,充分将各级各类教育融入到终身教育体系中。建设终身教育体系不仅涵盖正规的学校教育系统,还涵盖社会上各种教育机构或教育组织,重点是构建全社会的终身学习网络,即能够建立各种教育之间的衔接与沟通机制,能够在各种学习机会之间搭建有机联系的桥梁。(2)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和建设学分银行。能够把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之间的隔阂真正打通,实现充分地衔接与沟通。要建立终身学习立交桥,需要与普通教育系列衔接,并制订资历框架中从属的继续教育系列与职业教育系列的子框架,能够最终实现各类教育横向沟通与各类教育纵向衔接的终身学习立交桥。还要建设学分银行需要具备“六个建立”:即要进行资历框架、各级资历的标准和要求、学术和职业的质量保证机制、成效为本的课程和评价体系、过往资历认可的标准和评审方法、学术和职业资历的评审制度的统一建立。(3)推进终身教育体系建构,促进开放大学系统的建设。要积极利用开放大学系统,按照终身教育的理念,发挥终身教育在搭建社会终身学习体系与学校之间的桥梁与纽带。


  (三)确立内涵式发展理念,提高人才综合素养与培养质量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2018年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指出“高等教育内涵发展就是要不断减少外部膨胀与扩张,通过自身优化和质量提升实现其良性发展。”从而对高等教育走内涵式发展道路指明了方向。


  高校要提高人才培养质量,首先要优化专业结构与人才培养模式,不断提升高校办学水平,提高高校教学质量,注重人才培养的适切性等。其次,内涵式发展理念的核心是提高人才培养的质量,需要在以下三个方面不断加强:(1)要树立正确的人才培养质量观,一定要强化人才培养为中心的理念。把以学生为本的理念不断强化,教育工作一切要为了学生的健康成长。始终把人才培养质量作为衡量办学水平的根本标准,把以学生评价为先的理念不断强化,提高教学质量与教学水平。(2)要树立新时期的人才培养观。培养人才不仅要能满足教育现代化的标准与要求,还要根据不同地域、不同领域来灵活制定培养人才政策,真正实现人才效益的最优化。(3)要面向社会需求来制定人才培养模式,对不同专业与学科进行有效交流与整合,培养人才的多学科专业素养与社会实践能力,不断提升人才培养的质量。


  (四)确立可持续发展理念,实现人才培养的持续发展


  对于传统的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目标来说,大多具有功利性与短期性,没有注重个人的长期需要和发展。而人才的培养具有长期性,只有坚持可持续发展教育理念,才能实现个体自身的可持续发展。201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教育2030行动框架》,提出“让所有学习者到2030年时通过教育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从而对高等教育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提出了长远的目标。


  我国高等教育可持续发展理念应该在发展观、人才观与价值观三个方面进行不断变革:(1)变革发展观:要注重高等教育学科专业建设的均衡性,要注重数量增长、质量提高与结构效益的有效结合;将可持续发展理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从接受型教学转向智力型教学。(2)变革人才观:要确立正确的人才质量观,有效构建金字塔型的高等教育结构。通过将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有效进行融合来建立灵活的课程体系,培养学生良好的学习能力与行为习惯。(3)变革价值观:在社会发展中确立高等教育的战略性地位,促进人的可持续发展。要动态调整不同学科与专业,让不同学科与专业之间相互渗透和相互融合,有效满足日益激烈的竞争需要。因此,要在21世纪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创新型人才,使其能够适应全球经济的发展与变革,就必须树立创新的人才培养教育理念。

相关推荐